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引用:「穿」既是芳療也是化療--關於《穿在中途島》

「穿」既是芳療也是化療--關於《穿在中途島》         顏忠賢

我一直深深覺得這紀錄片是流淚地在談「穿」在這個島、這個時代的幸福感。

其實每個人都在有意無意地從事自己的「穿」──既是芳療也是化療的療程,或用「穿」來進行自己「用化妝舞會式的角色扮演」來面對人生、心靈成長的這個時代的冒險。

片中的療程有著好多種人:一個有數十件牛仔褲的女獸醫、一個自創品牌的服裝設計師、一個關心工人遠赴薩爾瓦多的工運教授、一個改衣服改了一輩子的老師傅、一個賣了胸罩數十年的婦人、一個大陸成衣廠主管……他們的精明與辛苦都依賴這種「穿」的幸福感而活、而發光。

因為這種「穿」的幸福感,使人的自暴自棄可以撐住、可以漂浮,而相濡以沫,而沒有撞毀。但也一定一直有著關於「穿」在感情上的內在麻煩。

一如最近這個島上的人,在這麼多對於景氣、產業、價值,甚至對於「活著」本身的泡沫化之後,大家都有種對「人生」的自暴自棄。而在這種時候,談自己這個島對「穿」的幸福感,變得更耐人尋味。

這部影片,拍的正是關於「穿」更多人、更多種療程的「有意思」,及其不免同時引發的困惑。諸如:我們這個島用「穿」在做什麼功課?或我們在「穿」中不自覺地要什麼?或我們在「穿」裡到底在逃什麼?

不然,怎麼解釋這個島最近所出現的好多互相矛盾卻同樣火熱的焦慮,諸如:為什麼時尚變成顯學、為什麼品味變成品行、為什麼美學變成經濟……的歌頌;或完全相反的,為什麼血汗是最為血拚而流的、為什麼拜物是最不能原諒的敗德、為什麼卡奴是最無可救藥的奴……的譴責!

但也因為導演對太可以預料關於「穿」的事、物、人、關係等等討論聚焦角度的不耐煩,而想試一點不一樣的──不是「周年慶」、「精品就是夢」、「名牌就是身分」式的把商品行銷成信仰救贖的所向披靡;也不是另一種主流「時尚」媒體《慾望城市》、《穿著PRADA的惡魔》、《大和拜金女》式那種巧妙說故事的時髦好看。 所以才能更深入地安慰和傾聽,但也不免就因此變得這麼累。

其實我想,這是導演拍這影片的主因。而看完這影片,必然又開始「『穿』必然是不幸」的感受。因為片中對「穿」種種的提問是很不尋常的,或許,就是我們還沒清楚地了解並接受,這個島對「穿」這件事在很短的時間內有很大的關於「『穿』必然是不幸」的變化。

或說,導演仍在找尋電影裡頭所發問的這個島大多數人不願承認的更怪、更寫實的那種面對「穿」更具激怒性的現實。

但這部影片的發亮,不免正因為它是少見地集中在談一些很酸、很硬、很憤怒的事;有一個左派的、更有力的關注「全球化」問題的觀點,這是某種我覺得最難以釋懷的用心。它解釋「穿」作為一種產業的心酸、在世界分工的剝削、歷史變遷的無奈、製造業瓶頸的無解、工運的激情但無望……中種種難免的可憐。

看到這部片談「穿」的用力與傷害時,有意無意的,我總也會受到餘震般的惶恐。而懷疑起,或許,自己的「穿」,既是芳療也是化療的療程終究會失敗。而在這個島、這個時代的「穿」更內在的幸福感,是很難被期待的。

只能……更深入地安慰和傾聽。

(原文登載於聯合報副刊 2009.5.21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