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開了七千公里 到了捷克 (一)


 

看了車上的里程表,我和友人今天趕了一千多公里的路,早晨還在法國中南部小鎮Macon,穿越德國,現在已經接近德國和捷克的邊界。五月底,寒意還重,我把行李箱所有的冬衣都穿在身上,還凍得直打哆嗦。邊境風大。

 

通過邊防的時候,已經過了午夜。駐守邊界的捷克警衛看起來很疲倦,他讓我下車,要問話。走進小房間,我掏出護照和簽證,國字臉的警衛掏出一張表格。他問了話,我不懂捷克文,他不懂英文,雞同鴨講一番,我把捷克友人從車上拉下來幫忙。他們嘰嘰咕咕說了幾句,叫我在表上畫押,就放行了。

 

凌晨一點半,到了友人在布拉格的家。他家在南邊的郊區,從房間屋頂的天窗,可以看見遠方冷銀色的查理士大橋和城堡。這是我第三次來布拉格,那些讓觀光客驚歎的景緻,我已經漸漸免疫。這個城在白天有著刻意雕琢的美麗,到了夜晚才樸素起來。天際線的燈光勾出古塔的輪廓,像童話裡的城堡。喜歡夜裡的布拉格。

 

在過去的三個禮拜,我和友人開了七千公里的路,從法國南境穿過庇里牛斯山到西班牙,經過巴塞隆納,馬德里,到葡萄牙的里斯本,再沿西班牙西海岸折回北方。穿越法國和德國,進入捷克。旅途勞頓,但是在里斯本聽到很多好聽的法朵(Fado)音樂會,在法國南邊的Angouleme音樂節,聽了四天的非洲音樂。

 

三週裡不斷的換床睡,到了布拉格,有點像回到一個暫時的居所。睡在旅途裡另外一張陌生的床上,淺眠,睡得不安穩,夜裡每次醒來,都要問自己一次我在哪裡?

 

第二天,昏睡到天大亮才起床。搭拉著眼皮,爬上友人家頂樓的廚房,咖啡香飄來。在奔波的路上,咖啡的香味叫人心安,它是旅途中唯一不移動的地標。我喝著咖啡,進入了工作的情緒,開始找在布拉格的樂手。

 
(待續 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