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開了七千公里 到了捷克 (二)

在各家說法裡,有一個正名的故事,算是流傳最廣的看法。吉普賽的英文字Gypsy其實是個訛傳的族名,早期人們以為吉普賽人來自埃及(Egypt),所以才稱他們為Gypsy,吉普賽人。1763年的時候,在荷蘭的來登城Leyden,匈牙利的神學院學生Stefan Vali 遇見幾位研究草藥的印度人,他們和Stefan Vali在匈牙利認識的「吉普賽人」相貌神似。因著好奇,他問這些印度藥師抄下一千多個印度馬拉巴(Malabar)詞,回到匈牙利再問他的吉普賽朋友,發現馬拉巴詞和吉普賽語也很像。後來,結合了語言學家,史學者和民族誌的研究,才比較確立吉普賽人來自印度的說法。 吉普賽人從古印度出走,其實跟他們在那裡的社會處境有關係。在印度的種姓制度裡,第一層是祭司(Brahmana),第二層是官吏和軍人(Kshatriya),第三層是工匠,農民和商人(Vaishya),最下層是奴工(Shudra)。吉普賽人當時處於最卑微的第四層,受盡屈辱之後,一路往西遷。 從十二世紀到十五世紀,吉普賽人的遷徙路徑一路從美索不達米亞,近東到土耳其。有非常多的人口在這裡待了三個世紀。然後,他們又經過小亞細亞和巴爾幹半島,在希臘落腳,接著再越過多瑙河河谷,到達捷克所在的中歐。 另外一支流浪的路徑,是從亞美尼亞經高加索,俄國和斯堪地那維亞。到十五世紀的時候,吉普賽人已經散佈到整個歐洲,連英國和蘇格蘭也有他們的蹤跡。 剛開始到歐洲的時候,因為吉普賽人的外貌帶給歐洲人的異國情調,歐洲人對吉普賽人的好奇,讓他們還能和睦相處。而且,歐洲人把吉普賽人當作來歐洲懺悔的異教徒,為了讓歐洲中世紀小鎮居民接受他們,吉普賽人發展出一套論述,把他們的流浪歷史,詮釋成替祖先贖罪的長途旅行,因為他們的祖先不相信基督教義裡的聖母瑪莉亞和耶穌。 編年史家在描述吉普賽人的外貌時,拿他們的黑皮膚跟韃靼人相比,而且,中歐人還很記得韃靼人是怎麼突襲他們的。吉普賽人也知道別人把他們和韃靼人聯想在一起,所以特別外顯出他們愛好和平的形象。不過,吉普賽人帶來金屬和鋼鐵等新技術,也的確讓他們受到歐洲人的歡迎。 吉普賽人拿到手風琴(這裡指的是accordion,左手彈貝斯,右手彈黑白鋼琴鍵的那種),已經是十九世紀末期的事了,因為accordion這種手風琴的發明,是在西元1829年,算是一個很年輕的樂器。因為好攜帶,音量大,所以跟著吉普賽人走上了遷徙史的後期。 我問捷克重要的一位民族音樂研究者 Jan Sabotka 有關捷克吉普賽人的生活狀況,他說,吉普賽人大多集中在東摩拉維亞,在捷克的不多,因為在都市(如布拉格)太貴,他們聚居在都市鄉村的交界處紮營,晚上想辦法弄些雞和其他食物來吃。 樂評人Petr Doruzka說到吉普賽人對捷克民謠的貢獻,譬如說德西卡琴,在七十年前,德西卡琴還是很新的樂器,第一個使用德西卡琴的樂人是從匈牙利來的,現在很難界定什麼是吉普賽音樂,它沒有從來不變的風格,當吉普賽人遷徙到捷克的時候,他們的音樂就混入了當地的色彩。他們自己的音樂雖說改變不多,可是在唱的時候,有他們自己的一條通往音樂的通道,他們的口音,重音和節奏自有特色,譬如比較吉普賽和非吉普賽樂手,他們發音的方式和口音,就不一樣。這就好像在美國談非裔美人的藍調音樂一樣。他們也有不同的重音和口音。這只是不一樣的取向approach,而不是不一樣的曲式type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