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嘿,y……


在紐約開始吃抗瘧疾藥,到了印度藥性發作,心跳很快,皮膚似乎薄得像紙,過敏,長出一顆顆的紅疹。在紐約遇到了幾夜的零度C我覺得好冷﹔到了印度的41度我又覺得好熱。

 

y,今天在印度最窮的State裡面最窮的district,又一次的作為悲慘世界的旁觀者,許多家庭有生產夭折的,拉肚子拉到死的,肺炎死的,或瘧疾死掉的小朋友。我無法說我無動於衷。今天拜訪了幾個村莊。同行的A指著一個小朋友問我:「妳相信他三歲了嗎?」我說不可能,看起來只有一歲。不過,他的眼神很早熟,不像一歲小娃。我看了他的牙齒,只有四顆大臼齒,前面牙床都空空的。小朋友的媽媽說,孩子會坐,但不會爬不會走。

 

到底幾歲啊?我們跟家長借出生證明來看,這小娃兒已經滿三歲。我無法相信,腦袋裡出現了很多問題,它們在裡面進行嘈雜的自問自答。但再一次我無法有真正的答案。

 

y,我們碰到了毛派游擊隊的活動,當地的朋友囑咐我們一定要謹慎行事。我想,這麼惡劣的環境,難怪會有游擊隊。

 

y,晚上回到旅館,我想到一週前看到的那個奢華浪費的城市。又想到上午看到那個滿三歲但看起來只有一歲的小孩,他的嘴邊長了深深的兩道法令紋。不知道他還能活多久。y,我躺在床上,心裡對著這個失衡的世界生氣。

 

然後我馬上想到妳。y。去年夏天我們見面時,妳說妳生氣,對於這個世界上的戰爭、貧窮、越來越傾斜的失去平衡、以及無可理喻的許多事。妳問我這世界是怎麼了?我說,妳不知道這個世界只會更壞嗎?無論再多的人做了再多的努力,只是阻止它變壞的速度啊!我說,我要帶妳去玩,妳需要放鬆和快樂!妳哈哈大笑的說好。

 

我也曾經有很多的憤怒,只能看著自己的鞋子,長長的舒一口氣,讓怒氣過去。

 

來到印度,再一次的我又有了怒火,我知道,親愛的y,似乎只有妳能夠理解。我寫了email給妳,妳說,妳一讀信便流下了眼淚,妳會繼續的聽我說。

多麼好,有妳的瞭解作伴。

 

眼淚流在枕頭上,我的呼吸急促。我跟自己說,我還好,不生氣,去睡覺,明天還要工作一整天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