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悲慘世界的失語症


很難回答的一個問題。我知道你想聽的不只是甚麼在現場如何控制情緒啦,怎樣謹守紀錄者倫理啦這一類表層的問題。你要逼問的甚至是一個更深沉的內在態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每次都不一樣。我無法給一個一致性的回答,因為我自己也在改變。很久以前會緊張,戰戰兢兢,想太多,怕傷害到對方,因此無法接住對方的悲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人不是生來就強韌的,Y,那是透過無數自我對話才長出來的,裡面有很多的掙扎和心痛,這個部分,我相信你的經驗不會比我少 -- 而且,每次說到empowerment和堅強,我還是會想到陳果的<榴槤飄飄>。你又說,在那個現場,你要拿自己的心怎麼辦?放任自己愛怎樣就怎樣?客觀?客觀得起來嗎?還是要防衛?專業?甚麼是專業?不哭是不是專業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那天吃著飯講到這邊我忍不住笑了。專業?我好像很少想到這件事。客觀更是不可能。很難把我的內在態度具象化,這裡面必定有一定程度的失語。勉強要說的話,就是溫柔,韌性,和幽默感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每次從悲慘世界離開的時候,心情都很沉重,但是也一次又一次的重新發現,原來自己的生活無所缺憾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而我也深知自己的弱點。最終也接受了自己是這樣,不再立志硬ㄠ了。就只幽默的看著它,說嘿你好,我知道你就這副死德行,但沒辦法,就是我啊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