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炸神明  第一次見面

  終於和李建智面對面坐了下來,我看著他,心想,這人是兄弟口中的老大,他又怎麼看待我們呢?他能理解我們要做的事嗎?他桌下藏著槍嗎?心中忐忑,於是嘴上結結巴巴,強裝鎮定表達了來意。待我說完,李建智雙手往桌上一擺,說,「好,我們要怎麼配合?」我愣了三秒,問他,「就這樣嗎?你同意讓我們拍嗎?」他說沒問題,把杵在外面刺龍刺鳳的兄弟叫進來,說,「她是導演,她要問你們問題,你們給她問一下」。   於是這事就成了。接下來的時間,我經歷了一段對拍攝位置十分焦慮的過程,有點像重新出生在另外一個社會,我得從頭理解這兒的法理人情。每天一開工,全身寒毛豎立,毛孔全開,呼吸著這個小社會裡的空氣,看著人來人往。   一年多來,時時問自己,我為什麼要拍這部紀錄片?我要問的問題是什麼?我想問的其實很簡單,通過炸寒單爺這個儀式,參與者可以得到什麼?這個民間信仰和台東道上兄弟的社會組織,有什麼關聯?他們站在神轎上當肉身神明的時候,代表的是神聖,是邪惡,還是旁的什麼意義?   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,找到三位寒單爺,分別是五六七年級的道上兄弟。都想在第二年的元宵節當寒單爺。他們的生活起伏不定,一位在拍攝過程中入獄,另一位進了精神病房。拍著拍著,我不禁擔心最後一位兄弟也會出事,如果大家都不見了,我也只好如實呈現。   我總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們起伏的生活,很感謝他們如此坦率的與我互動。如果說,我對複雜世情多了一點點深刻的理解,那是因為我有機會呼吸這個小社會分享給我的空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