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聲音 影像 光線 人與事擦身而過的片刻
  • 208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手風琴  1.2 不浪漫的流浪

  這種感覺,也許我的波蘭友人Kasia辦英國簽證時可以感覺,我呢?還來不及「在混合過程中體會到霸權的作用」,就已經面臨另外一層的尷尬。   從華沙飛台北,在法蘭克福轉機,到了華沙機場,地勤人員告訴我,我訂的是商務艙的票,我說,不,我訂的是經濟艙。她說,可是資料顯示我訂的是商務艙,而且經濟艙已經沒位子了,若要撘這班飛機,就得另買一張商務艙的票,否則,下一班有經濟艙,我可以搭下午的飛機。不過,從法蘭克福飛台北的華航客機,近兩週都沒有位子。   在花錢買一張票和在機場睡兩週之間,我沒有選擇,只好當場買一張商務艙機票。在法蘭克福轉機,華航辦公室在海關閘口的外面,但我的深耕已過期,機場櫃檯的服務人員說,要辦轉機check in ,先去跟移民官員講,辦一張臨時簽證,出關check in 之後再進來。我走進移民辦公室時,裡面有兩個黑人,一臉「我有麻煩了」的樣子。輪到我上前跟移民官員說我的狀況,他說,對不起,沒有臨時簽證這種事,要嘛就要辦正式的簽證,可是妳人已經在這兒了,活生生沒簽證,所以不能去外面的華航櫃檯辦轉機,妳回不了家,我也沒辦法。最後終於搞到一張登機證,中年老帥哥地勤機員跟我眨眼睛說,hi, it’s your lucky day. 說要給我一張商務艙的票。我差點兒發脾氣,勉強帶著微笑說,我今天夠衰了,別再耍我了吧! 他才收起笑容跟我說,我真的要劃一張商務艙的票給妳。我還沒回過神來,照以往坐經濟艙的習慣,恍恍惚惚的跟他說,請劃靠走道的座位。他忍住笑看著眼前這個拉塌的乘客,說,我沒有靠道的位子了,而且,商務艙的座位很寬敞,好像沒有人要求劃靠道的座位耶。小姐,如果您堅持要坐經濟艙的話,我很樂意劃給您。   望著機窗外遠處的白雪,我在座位上汗流浹背,因為我在法蘭克福機場兩個航廈之間健行了兩小時。   在捷克,我和阿蕾娜聊了很多,她是我吉普賽受訪者馬立歐的女友。她像很多捷克或在中歐的女孩一樣喜歡旅行。她們旅行的方式,不像台灣人可以揹著背包自助行,或拖著行李到國外度假。受限於窘迫的經濟能力,如果要去昂貴的西歐旅行,她們必須在雇主家幫傭來交換食物和住宿。阿蕾娜說,很難想像我可以帶著器材去很多國家工作,貧困如她,這種旅行是一輩子無法實現的夢想。   聽她這麼說,我不覺得好受。我的旅行,也許是在經濟拮据的條件下的移動。可是,要穿越這麼多國界,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為很多國家把我看成一個來自第三世界的無國籍者,辦簽證是難上加難。我想到來布拉格的第二天,碰巧遇見Manu Chao的演唱會。Manu Chao是一位有意思的樂手,有第三世界認同,也是一位生態主義者。和他的九位樂手團員坐貨櫃車,揹背包巡迴表演。在他的記者會上,他說,流浪絕對不是一件浪漫的事,移動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  這兩句話,我深有所感。比較起來,第一世界的移動,比我們輕易得多。當我和法籍友人提到我辦阿根廷簽證的時候,花了整整兩週的時間打點週邊的瑣事,打了無數的國際電話去阿根廷,他非常驚訝。因為他只要拿著他的法國護照在阿根廷的機場降落即可。   跨越國界對我來說,一點也不浪漫,自由也永遠不是輕盈的飛翔。移動裡的嚴肅和自由中的沉重,是很多代價造就出來的。這個手風琴的拍攝計畫,像是一個必須完成的夢想。在飛機起飛的剎那,我才知道,原來接近夢想的感覺,這麼洶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